在线客服

客户合作

在线时间:9:00-18:00

高访动态

经营项目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访动态
王石谈游学:跳出来看中国的一切都理所应当
关于哈佛大学的学习:
    王石说:“在哈佛的学习,应该说的的确确是最难熬的,差点熬不住,熬不住也要熬。中学上学的时候遇到了文化大革命,一直到了五十九岁才有这样一个机会进修,原来想都没有想过,所以我真的是咬着牙熬下来的。我选的专业是西方资本主义思想史、宗教史。不用说英文,就是中文读起来都非常吃力。到了第二学期就觉得非常快,一晃一个学期就过去了。在一个学校适应之后就应该再到下一个学校去学,一个学校一个学风。原来按照行程安排,下一站应该是剑桥。”
王石谈游学:跳出来看中国的一切都理所应当

关于收获与感想:
    王石说:“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,你在这里研究别人(西方文化),首先你自己要弄清楚自己,首先要有一个身份辨别——你是谁。我怎么也没想到,我这是到了美国,在哈佛要研究中国文化的课。我在哈佛听的最多的课,一是经济学、二是Justice(正义),第三就是中国传统哲学。”
   “第二点感觉是,原来在国内就觉得中国一直要改革,缺乏政改,很急躁、很着急、很担心。而换个角度你会发现中国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不是说这种理所当然是对的,而是从急躁的心态一下子淡然了。因为有两种不同的文化差异,因为历史就是这样,这是一个文化问题,不是一个政治问题。反而对于中国现在变化的事情看得更坦然一些了,你就知道该做什么事情了,而且你知道不会是立竿见影的,更多的是慢慢出来的。只要能出来,接受新的教育,他一定会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这个国家。这是一种心态的改变。”
   “第三点体会是,来到哈佛之后,在这里每天都能一本书一本书地看,还要做功课,突然发现通过整理与思考,会处于一种很特别的状态。按照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,六十五岁才进入老年,我已经接近了,已经开始记忆力衰退,各方面都出现了老化迹象。记忆力衰退但可以有另外的东西弥补,就是经验主义,不用动脑筋,感觉就是这样,而且当企业家多少年了,也不用具体做什么,因为下面有很多团队,但是到了这里只有你自己,就是这样上课。更别说英文了,我在哈佛就要强迫自己去记单词,这个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收获,可能是你们二三十年之后才能体会到的,就是这种不动的脑筋硬给它开动。现在我感觉我的脑子回到了二十年前,甚至三十年前,就是做什么事情脑子开始运转起来,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脑袋非常清楚。这个应该说也是一个很意外的收获吧。”
   “今年年底,我的一本书就要出来了,现在正在和出版社进行讨论,这是有关日本江户时代的书。”
   “关于日本江户时代的三个问题,就是国民主体教育、知识分子接受西方现代化的准备,还有就是工商,从我自己本身企业家的视角探讨一下,同样受到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很深的日本为什么能够成功转型?我们的差距在什么地方?这是我写这本书的一些启发。”

关于游学经历对领导哲学与个人修为的影响:
    王石说:“游学对两方面都有影响。个人修为上,人总是要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些设计,处在中国社会的大变革,能够有这个机会也感觉很幸运。我个人是在四十八岁的时候开始人生的探险,包括登山、滑翔等等,人的生命是有限的。中国的希望是年轻的一代,所以我现在也想到大学里教书,我正式签约了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的教授,去年合同到期就终止了,今年又签了新加坡国立大学。既然要去教书,本身也有一些故事色彩,你讲的人家要愿意听;还有要提高自己本身的能力。能力主要包括两方面,主要还是自己的系统总结梳理来帮人提高,还有就是哲学方法。来到哈佛的好处就是可以领略各种教授的教学方法,这是非常精彩的。尤其是正方反方之间各种可能的辩论,最后形成一种冲击,这是让我作为一个学生非常受启发的。很有意思的是,我来哈佛之前已经在香港科技大学教了一年的书,感觉很不错,但是在这之后又重新接触了不同的方法,打分远远高于前年的分数。”

关于登山
    王石说:“就我的体会来讲,五十岁到六十岁登山的十年对于我对人生的态度和质量是有改善的,为什么呢?登山让我学会面对死亡、直面死亡。进山可能要一两个礼拜,甚至一两个月才能完成,但是你不清楚能不能活着回来。晚上睡在帐篷里又冷,外面的风刮着,你缩在睡袋里头疼,苦不堪言,就会想难道我就这样断送生命了吗?值得吗?特别后悔,特别诅咒自己,特别想第二天就回去,但是第二天呢?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想还可以熬一天。更多的时候是不得不考虑到死,因为你没法回避,你要考虑你死了之后你的家人会怎么样?你的父母会怎么样?你的孩子会怎么样?你的公司会怎么样?你的朋友会怎么样?面对这个的过程当中是很恐惧的,平时生活中想到死不会恐惧,觉得那是很远的事情,因为恐惧这个会影响我的生活质量,所以你会回避它,不考虑它,很多身后的事情也不会考虑,但是你进山了就逼着你去考虑。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改变,十年登山对我是最大的改变。东方文化对死都是避而远之不谈死,一直到没法回避它的一天,西方对于死都是很坦然的。所以我到美国后参加一些追悼仪式,对于一个去世的人的追悼仪式横幅是这样的:“生命的赞歌”,首先是对去世的人的悼念,但总体是在颂扬生命,就是从出生到成长到辉煌甚至到生活的乐趣这样的一个过程。”
结语:要留学、找中留!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龙湖长楹天街星座5栋1103室
电话:4006-406-016、010-65008061
中留双创教育机构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4628号
CopyRight@2014 China Innovation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